此心光明

阵雨的季节不讨大多数人喜欢 雨点子一往下落人群就都不见 好似黄酒浇过的蛇 从一切望得到天的地界烟消云散了 雨那样疾也冲不淡不知道哪儿飞来的焚香气 水珠子连了串儿从琉璃瓦沿儿争相跌落 像皇上掌心的卒子 挨着个儿前仆后继地摔在石砖上 噼里啪啦碎了
脚尖前方的地缝里积起指尖大一汪水 一分钟内有三颗雨降在里头 左数第二只金色的镇瓦兽忽然活过来 再一定神 还不是老老实实伏在屋脊
屁股压着养心殿廊下的一根门槛 耳朵灌满骤雨惊雷 能发一辈子呆
天子大抵如此

速写

速写

速写

#漫威#复联#无限战争
轻微剧透预警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guess ill never get over this
(有参考

#aph#极东

长安

平安时代的发型太不好看就不画了

我超喜欢melbourne central闸口外面拉琴的那个长得像黄秋生的阿叔 每次从coles出来一定要给他零钱 虽然他总是在拉友谊地久天长
十分或者二十分 我硬币实在不多
have a nice day 我说 我不知道他懂不懂中文因为他从来不开口 他用小提琴说话
他有时拉点别的 不管拉什么 我总是赞美他 这是供求关系的平衡的其中一种 物质的守恒的其中一种 宇宙的秩序的其中一种
也许他不是小提琴手而是炼金术士 谁知道呢
希望他记得我

homeworking

#犬夜叉#神乐

自由的风

就昨天 melbourne state library前还在游行主张welcome refugees 我对maggie说 他们马上就要后悔了
看到这条博的时候我想:
去他妈的 m**都该下地狱
然后我忽然醒了
我仿佛忽然懂他了
我也成了他了

我们都是他
我们都是魔鬼

这太讽刺也太滑稽 我站在原地 仿佛有人在扯动我的提线 手臂蠢蠢欲动要向上抬起 幸好我没有
我也不知道该hail谁

1 / 15

© 竹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