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看不看滚

#aph丝路#谁的目光

aph里我最能吃的有三个 红色组 芋兄弟 丝路组
丝路排最后
但我真的很爱吃啊你看着我的眼睛!
这边儿零点都过了我还在码着我的脑洞((
一开始只是随便玩耍而已 结果写着写着成了丝路
虽然一气呵成 但是通读一遍之后觉得好隐晦啊真的从头到尾基酱都没出现过(喂 而且发现自己真的好爱用破折号((
希望没有错别字 而且我历史啊时事政治真的差的一逼好吗 真的 你们千万不要考究 不要
巨短 请凑合食用
原谅我吧(号泣

以下正文



“真的可以吗” 王耀再一次确认着
“是啦 是啦” 费里已经显出了一点无奈的样子 他向面前男人的肩膀上施加了一道不大不小的力 正推的他向后退却了一步 “快去啊”
手心的温度透过横格纹的西装面料传递到了王耀的皮肤 他不自觉的攥紧了手掌 一欧元的硬币像一道纵深的伤疤横亘着
“就差你了喔” 抢先一步已经折回来的阿尔冲他笑了起来 眉眼间有种异样的兴奋 像个吃到糖的孩子
超级英雄——王耀扬起眉——他用脚趾都可以想象傻气腾腾的美国人许下的是什么愿望

——啊 好耻
王耀觉得脸有一些烫
背后传来美国人和意大利人些微的喊声 仿佛在鼓励他前进
王耀很少做这种幼稚的事 他也并不信什么心想事成的传说 老实说他更宁愿节省下这一欧元 回国了就再花不出去 但那种若有若无的存在感却能恰到好处的提醒他站上过这片大陆 然而作为这次意大利之游的最后一处 却给这个举动平添了一笔盛情难却的意味 让他多少有些欲罢不能
王耀花了一阵子说服自己迈出一步去 等到真的站到了大理石雕铸的池岸边 却又徒生出一点期冀 让他垂在身侧的右手有些可笑的蠢蠢欲动

雪下得有点大
他抬起头来深呼了一口气 半透明的蒸汽猛的升腾到黯然的夜空 一朵雪花被不小心包裹进去 化成半固半液的一滴 挨着脸颊擦了过去落进颈侧的衣领 他连忙又低下头
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王耀转过头去看 喝彩的中心是一对拥吻的情侣 身后的费里也跟着笑了起来 半张脸埋进了围巾只露出流眄的眼眸
王耀重新把注意力移回眼下的要事 其实他更想用一个一百里拉的硬币 但可惜已经停止发行了
他端详着安稳躺在掌心的一欧元 心跳从徐缓慢慢上升到了一个需要用力呼吸的程度
他将藏着硬币的右手举到左肩的上方 动作有些僵硬 那里是刚刚被费里抓握过的地方 现在 好像担起了一辈子的沉重责任一样在发抖
胸腔被什么莫名的激动充起气来 涨的仿佛要炸裂 王耀扬手将熨的发烫的硬币丢了出去 希望趁着周围的骚动赶快结束这一切

他甚至连愿都没来得及许下

听到金属击打水面发出的混沌声响后 他才后知后觉的在脑海里演草了一个愿望
这个愿望兴许来自他脚下的土地 像一尾抖索的植株 在他投下的影子里悄悄生根发芽 纷披的的茎叶裹缠他的双足 沿着他的走势拔地而起 
好像猩红的披风拂过他的胸膛 好像脚踝的银铃响过七千公里 谁的笑又桀骜不驯的传进他的耳朵 谁的血又蜿蜒曲折的流进他的骨髓
从纪元开始 这棵植株茕茕孑立踽踽独行 用了十五个世纪从峥嵘开到荼靡
开到了荼蘼
就如同五千年里他已经活得太久 看了太多存亡 死了太多次希望 唯一一条连接他和他脚下这块土地的纽带也早就消失

我在另一个时空 在你曾经的王都 兴许还是你曾经站立过的地方 过一个人的罗马假日干这种傻事 不是出于什么魂牵梦萦
——我只是想再看看你的眼睛

雪下的更大了 王耀如释重负的转过身
阿尔跑去凑热闹了 留在原地的费里还没停下他的笑声 注意到王耀的动作之后 先前埋在蓬松毛线里的半张脸这才稍微重新露出一点
他路灯下流光溢彩的瞳孔里渗出意犹未尽的笑意 氤氲在他呼出的气体里 却没有随着那些气体一同消散 反而加深了一点

王耀不小心看进他微笑的眼眸

千载的岁月星辉斑斓海枯石烂在他的目光








——谁的目光?

评论(5)
热度(16)

© 竹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