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光明

阵雨的季节不讨大多数人喜欢 雨点子一往下落人群就都不见 好似黄酒浇过的蛇 从一切望得到天的地界烟消云散了 雨那样疾也冲不淡不知道哪儿飞来的焚香气 水珠子连了串儿从琉璃瓦沿儿争相跌落 像皇上掌心的卒子 挨着个儿前仆后继地摔在石砖上 噼里啪啦碎了
脚尖前方的地缝里积起指尖大一汪水 一分钟内有三颗雨降在里头 左数第二只金色的镇瓦兽忽然活过来 再一定神 还不是老老实实伏在屋脊
屁股压着养心殿廊下的一根门槛 耳朵灌满骤雨惊雷 能发一辈子呆
天子大抵如此

评论
热度(5)

© 竹咩 | Powered by LOFTER